参军--王德全
2017-10-07 10:43   审核人:

本人王德全,男,汉族,中共党员,于1985923日出生于沈阳市于洪区大兴乡全胜村的一个农村家庭,现在是抚顺第一监狱的六监区一名警官。

本人简历:

19929月— 19987 全胜小学

19989月— 20017 大兴中学

20019月— 20047 沈阳市第170中学

20049月— 20067 锦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20069月— 200712 沈阳大学

200712月——200912 四川省武警巴中市支队通江县中队

200912月——20107 沈阳大学

201011月——20127 黑龙江司法警官学院

20129月至今在辽宁省抚顺第一监狱参加工作

本人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村普通家庭,我的父母都是勤劳朴实的农民,父亲农闲时到市内给人当力工维持家庭的开销,母亲在家整理家务、农务维持生活,在这样的家庭环境才培养出我从小艰苦朴素、为人忠厚老实的性格。

我的小学与初中都是在农村老家就近入学,在小学期间成绩名列前茅,多次获得三好学生,初中学习期间学习成绩也比较稳定,经过努力考上了于洪区的市重点高中。

本人在2001年考入沈阳市第170高中,虽然学习上有些吃力,但是自己仍然没有放弃考上大学给自己谋出路的想法。由于本人从小到大经常在家帮助父母干农活,身体素质还算比较比较不错,所以高三以后每天坚持体育锻炼,为自己考取体育院校做好准备。

本人在2004年考上了锦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在读期间,本人能够勤工俭学,在闲余时间给学校看大门,一个月十天班,每班晚上八点到十点,一个月给一百块钱,除此之外自己还捡矿泉水瓶卖,卖废品的钱一半给自己寝室买洗衣粉和透明皂,另一半自己留下改善生活。放暑假期间自己在家附近给别人家打工,安装空调和太阳能热水器赚取一些零花钱,以减轻上学给家里带来的负担。在校期间,表现突出,经过学校党组织的严格考察,我于20066月毕业前光荣的成为了一名中共预备党员。在锦州师专毕业之后,辽宁省十运会在锦州召开,出于对学校和老师的恋恋不舍,我又回到学校参与了辽宁省十运会开幕式表演的彩排并在开幕式中当了一名演员。在校期间还参加过锦州市高中生运动会田径裁判工作,锦州凌海市全民运动会田径裁判工作。

由于考虑到专科工作肯定不好找,我报名参加了学校的专升本补习班,经过自己的刻苦努力学习,我真的考上了专升本,于20067月成功的专升本到沈阳大学体育学院,也是学习体育教育专业。本科学习期间,自己仍然能够坚持艰苦朴素,努力好好学习,并能够顺利完成各个科目的考试。通过学校党组织的监督审查,我于20077月成光荣的成为了一名中共正式党员。在本科学习期间,我参加了沈阳奥体中心刚建好时试运行的揭幕战,女足四国邀请赛,赛事全程都是按照奥运会实际运行时的标准进行的,这让我体会到了奥运会赛事的盛大气势,同时我也可以骄傲的对别人说,沈阳奥体中心的第一场比赛,我参与其中过。

在本科剩一学期将要毕业时,我出于对报效祖国的愿望和对部队的向往,觉得作为一名热血男儿就应当去报效祖国,俗话说的也好,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也考虑到就业前景也不是很好,我下定决心要去参军服兵役。20071210日起坐了将近四十个小时的火车硬座,又倒了五个多小时的中巴车,来到了四川东北部一个叫巴中的小山城,巴中市被毛主席称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第二大区域,这里是川陕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地人民特别拥军,但是当地经济不发达,属于比较贫困的城市。刚到新兵连时就赶上南方下冻雨,南方没有暖气,新兵连人又多又密集,所以不能一起用电加热设备,电力设施承受不了那么大的电流量,每天晚上只能盖两床被加一件军大衣,就算那样半夜都要被冻醒,新兵连训练是比较累的,但是对于我这个体育生来说不算什么难事,转眼间就要新兵下连队了,但是在这时西藏发生了3.14打砸抢烧事件,整个四川地区的武警部队全部被推迟下连,在新兵连战备,如果川西北和西藏地区兵力不足我们将会马上奔赴藏区维稳,推迟这阶段我们就练习紧急集合登车、防暴队型。到了4月份西藏态势平稳了,很庆幸没有被运到西藏去,被分到了巴中市通江县中队,通江县被誉为川陕苏区首府、中国红军之乡、中国银耳之乡、中国溶洞之乡,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就在通江县,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1983年国家主席李先念都在通江县打过战役。下到连队一个多月,512汶川发生了8级大地震,地震时的场景至今在我的脑海里仍记忆犹新,记得当天我们正在午睡,下午两点半左右我就听到自己的木床在响,不清楚什么情况的我起来拿鞋,没有拿到,因为当时床都有些在地上滑动了,屋顶的老式管灯像荡秋千一样,营房的玻璃哗啦啦的响个没完,屋顶的瓦片似乎也在跳动,忽然听到哨楼一声枪响,我意识到是地震了,赶紧喊起睡觉的战友深一脚往山上平地跑,过了二十几秒钟地震才过去,当时任何通讯设施都不好用了,一直到了晚上才恢复了通讯,回到营房一看墙都裂了,晚上我们只能睡露天,睡觉时还不能脱衣服,晚上睡觉时还时不时的有余震,地震过后我中队有看守任务就没有去救灾,但是维护地方稳定白天晚上都要出去执勤,晚上还要站哨看押看守所内的犯人,每天都要站三、四班哨,一班哨就得两个小时。当时还是比较辛苦的,父母不知给我打了多少回电话我才正式接听到一回,父母也不知道有多么的担心我,直到听到了我的声音才能够放下心来。经历地震过后接着奥运会战备,送老兵退伍,转眼间一年过去了,二年兵开始就是搬新营房,接着押犯转移到新看守所,迎接新兵,迎国庆战备,转眼间二年时间过去了,我的军旅生涯在忙忙碌碌中就这么过去了。在这期间我连续两年获得优秀士兵,嘉奖四次。回忆起汶川地震,让我明白了很多东西都要看淡一些,地震的二十几秒时间里就逝去了那么多的生命,而我能够活着,能活着见到自己的亲人,朋友,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人的生命是多么的渺小与脆弱,能平安的活着就应该感到很知足。当兵这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在这期间我经历许多,磨砺了许多,长大了许多,对生活的态度看淡了许多,平静了许多,也看开了许多。

退伍后,我回到了沈阳大学复学,完成了本科学业,正好赶上国家对于退伍士兵有了一些政策优待,政法干警招录体制改革考试试点,公务员岗位专门对本省的退伍士兵有一些名额,只要有高中以上学历,年龄又符合要求,就可以报考,考上之后必须得到指定院校培训学习二年合格后才能够正式上岗工作。我经过了笔试、资格审查、面试、体检、政审的严格层层筛选,成功的在201011月去黑龙江司法警官学院进行培训学习。

在警校培训学习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我们班代表警校参加过黑龙江省大学合唱比赛,我也参与其中。同时能够做到学习成绩合格,于20127月顺利拿到了毕业证,9月份到了抚顺第一监狱正式上班。

现如今我已经在抚顺第一监狱工作了五个年头,一直在监区担任考核干事和中队的管教员,主要是管理服刑人员的案卷和积分考核,同是也参与分监区级的对服刑人员的教育,基层干警的工作是一个比较高危高压高强度的工作,不管谁看来可能作为一名警察是多么的光鲜亮丽,但实际上并不是那样的,加班加点基本是常态,还要成天面那么大一个负面情绪的群体,还要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任何突发状况,对自己的身心影响都是特别的大,要真是没有个好的身体和心里还真不一定能够承受得了。在工作方面自己一如既往的认真负责,能够意识到自己与上班多年的老干警的差距,在工作上情绪化,处理问题不够冷静,不够成熟,意志力和稳定性方面还有些欠缺,政治理论水平还有待进一步提高,我在工作中能够努力克服自身的缺点,进一步完善自己,并且能够得到领导的认可,连续三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对于将来自己要坚定为人民服务的信念,积极进取,继续为自己的事业和家庭奋斗。


关闭窗口